北极熊是大家的罐头!!!

色弱体验极差

有参考摸一个

原来水彩也可以盖了又盖,盖了又盖,盖了再盖…… 

倦哥让我诗性大发

我永远喜欢……

被丑到了所以先睡觉但是我还是要发

抠抠嗖嗖摸了张纸出来

有一天中午,N突然想起一个名字:列奥波德 列奥波德维奇。N立刻知道,这是个俄国人的名字,但是他从未认识什么活着的俄国人。他读书的时候在图书馆做过义工,俄国文学那架总是看着半死不活。他咂摸着,这个名字不属于书脊里的一个。很快这件事被N抛在脑后,年轻人有很多班要加。然而十小时之后,N回到家洗澡的时候,这个名字又出现了。N感到事有蹊跷:为什么是列奥波德列奥波德维奇?为什么不是王建国?为什么不是莱昂纳多达芬奇?为什么是列…… 这几个音节在他的舌头上跳动,四十二度的水汽使这个名字更加模糊不清。这是个笑话……又像个毫无意义的回文谜题……为什么偏偏是…… 两平方米的淋浴房容纳不...

我打开ps,十有八九是我女朋友真可爱我想立刻〇〇,而每次都以陌生的美少女收尾

不画了!!!

我喜欢!!!甚至忍不住一张图混更两次。

大鱼

N在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一被吞入鱼腹。鱼已好几年没来了,每一户人家都在祈求它。现在鱼终于到了,连同融开的冰面和流动的淡水。鱼带来温暖与繁荣。

N跳进水里,就像墨水化开,薄雾散在朝阳里。他应早有预感,三月之前他的烟囱里降临圣迹,是一只蛹;十天前他门口的雪消失无踪,正当他踏出第一步。他已向亲朋告别,人们大多视他疯癫,只有十字地中心的老妇依旧喋喋:她儿时曾见过灾难般的鱼群,那些动物的肚皮从空中掠过,争相撞死在地上。N从未相信,但这次他一语不发,为盲妇煮上又一壶咖啡。

鱼不肯屈尊吃下他,N还未料到这种情况。它为什么不张嘴?N静静地漂流着,他在鱼身旁已有几日。人们对鱼群的热情从未主动消散,大批的鱼被网...

马瑟琳不会吃邦妮贝尔,世界上有这么多红色,她可以吃煮熟的虾,苹果,还有女友的唇膏。如果有一天她吃了邦妮,那一定是因为泡泡糖公主非常、非常甜。

给文段落分享

前情提要:神父是假神父,业务不通也没有编制


117学得很快。他已经会说三四种话了,神父也夸过他 “脑子很清楚”。

一天下午,117一开始在读报纸,他看了有二十分钟,然后抬起头来,向人类搭话。

“神父,” 他请求道,“您能给我读读这一段吗?”

被叫到的那人脖子抽动了一下,像是个突然惊醒的被迫坐在五百人讲座现场的倒霉大学生。他跳下窗台,朝那边走过去。117展开报纸指给他看。这些纸放了好几十年了,被翻阅时听起来很酥脆。

“一幅安迪 霍沃尔的早期《自画像》即将拍卖,6月28日,伦敦苏富比……其中一幅版画。”

“这个词怎么念?”

神父跟着他的手看到那个词。...

眼镜来自……同学

[库洛娃/夏莉欧]月球上最后的夜晚

我流结局后发展,趁着官方还没出赶紧悄咪咪发了

----------

 快到三十号了,从这句话出发,夏莉欧可以到达:房租又要交了,不然管理员会在下个月准时灌爆她的邮箱;共享扫帚得续费;今天不如吃胡萝卜炖羊肉,下午提前两个小时炖上。还有,学园的猫头鹰要来了。不会是亚可,可能是戴安娜(她或许会写),或者是阿曼达(她会代替猫头鹰飞过来)。总之,情况要么比较尴尬,要么相当尴尬。

事情结束五个月后,前任普通教员陷入大危机。闪亮夏莉欧这时候租了隔壁旅游小镇的一套房子,顶层带阁楼,学了六十六种甜点做法,每天骑公共扫帚在公园遛弯,过着退休魔女的快活日子。但是有些人,比如她的学生并不这样想。厄休拉...

一只海豹,冻死在冬季

如果说海豹有什么不好的话,那就是它是恒温动物了。不是说我对恒温动物有什么偏见,但天要是特别冷,情况对它们就很不友善:一条蛇,僵住了,做一整个寒季的塑像,我还可以想它像钱伯斯的金鱼和吉尼维芙一样活过来。而那些恒温动物就只好粘在硬邦邦的冰面上,薄薄一层皮的冰皮月饼,一动就像熟过的西瓜一样咧开了。
另一个问题是:洞里会长出海豹吗?还是海豹向洞里去?
“洞里长海豹,”北极熊gar7wef评论道,“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海豹并不认同。它既从洞里来,也朝洞里去,“海豹是鱼类和鲸之间的物种”,它走上陆地又想返回,停在中间一个尴尬的位置,然而我不能确定它在前往还是返程,因此海豹同时处于这两个位置。

海豹想,在一个切实的位...

      1/2